洞察|吉林信托连收银保监局三张罚单,去年净利润大幅缩水,公司产品已二度延期!

近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了三条关于吉林信托的处罚信息。罚单显示,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有关规定,吉林信托被银保监会处以40万元罚款。对于吉林信托违法违规行为,李巍负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李俊永负合规管理责任,吉林银保监局对此二人予以警告处分。

吉林信托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吉林银保监局作出对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罚款人民币40万元行政处罚决定。

“汇融50号”二度延期

与此同时,吉林信托官网发布关于召开吉信•汇融50号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50号”)受益人大会的公告,称近日,融资人提出由于受疫情等影响,短期内无法按协议偿还资金,申请信托计划延期。

这已是吉林信托针对汇融50号第二次召开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早在3月20日,吉林信托就曾发布公告,通知投资者对汇融50号延期进行表决。但是投资者却对财联社记者反映,在延期后,吉林信托依旧没能如约支付应付价款。

据了解,汇融50号成立于2018年3月5日,产品期限为24个月,其融资主体是山东广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悦化工”),募集资金用于受让广悦化工项目的收益权。

前三任董事长全部落马

对于吉林信托,最使人印象深刻的当原吉林信托董事长高福波莫属,其年薪百万,贪腐金额巨大,生活却极其吝啬。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高福波担任吉林信托公司董事长后,年薪达140万元,在生活中对家人几近吝啬。“我们家早饭从来不喝牛奶,很少吃鸡蛋,就喝点粥吃点咸菜完事儿。”高福波认为,钱只要花,就会越来越少。

在接受调查的一个多月前,高福波和妻子在长春一同逛商场,妻子看上了一双1200多元钱的鞋,虽然穿上很合脚,但妻子感觉太贵,把鞋放了回去。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双400多元的鞋。回到家后,妻子对他说:“还是贵的那双穿着舒服。”而高福波贪腐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是吉林省纪委有史以来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

据不完全统计,除高福波外,吉林信托还有两任董事长被查。2009年第一任董事长张兴被判死缓。2017年8月8日,高福波的继任者李伟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根据吉林信托披露的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末,吉林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总计约649亿元。其合并口径下的利润总额为2.1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得者的净利润为1.91亿元,相较2018年3.5亿元的净利润接近腰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