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xyz888.com.cn!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浪子人生》最新章节。

杨过急道:“我信,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在这世上,我就信你一个人”霎时收了泪,慌慌张张将龙盖在眼前的手掌抓下,紧紧握在自己的双手里,低头凝视着龙,充满愧疚道:“龙哥哥,我是混账,我不该不该”,支支吾吾了半天,不该如何总是说不出口。

龙淡淡道:“过儿,你的意思我懂,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你我都忘了吧。”

杨过心里头反驳:“不,龙哥哥,你不懂。”可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下,又不能将心里话说出来,只好道:“龙哥哥,我以后一定、一定听你的话,什么都听你的,绝不让你气恼。”转而哀求道:“可你得答应我觉不能抛下我,我宁可你杀了我,也不要你抛下我。”说着,想起独自寻人的煎熬,漫漫长夜中的自责、悔恨,面对懵懂感情的彷徨和恐惧,百感交集,再也忍不住,紧紧将龙搂在怀里,伏在龙肩头放声嚎啕。

杨过已然不管不顾,势要将连月来的苦楚、郁闷、愧疚,重新见到龙的欣喜、感动、感激一并发泄出来,随心所欲哭闹,抒怀解愁。

龙纵容杨过已成习惯,不忍杨过委屈自己,连阻止的念头都没有,等待杨过自己镇定下来。

于是,千人云集,争夺武林盟主的严肃场合中,众人眼中的少年英杰和降世“仙人”紧紧相拥,旁若无人,头顶盘旋着连绵不绝的哭声,气氛诡异。

不管是汉人还是蒙人,一个个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难以理解事情走向为何会发展至此,便是有人想阻止一二,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郭靖木讷,对所有感情之事都不敏感,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一会儿看看龙和杨过,一会儿看看妻子,脑袋里一团浆糊,手足无措。

黄蓉是在场中,除了杨、龙二人

之外,知道内情最多的,因此十分清醒,心道:“过儿如此放肆虽然有失体统,但同时搅乱了武林盟主之争,或许从中有利可图”,因此置之不理。

眼下,黄蓉最在意的其实是龙。从杨过的反应看,龙应该就是他口中那个“最好的人”,由此推知,把杨过教导成这样的人就是龙。黄蓉见龙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杨过欢喜忧愁、又哭又笑,好奇心大起。同时,龙的样貌和一身行头像极了当年的欧阳克,这一点让黄蓉心中隐隐升起不安,脑中思索不断,也顾不得其他。

陈清和在龙出现的一刹那就已经心驰迷醉,但是龙的眼里没他,只有杨过,只能沉默坐在椅子上,时不时抬头看看挡在自己面前相拥难分的两人,黯然神伤:“自己如此破烂不堪,狼狈不已,与杨过相比就是个乞丐,哪里配得上跟神仙呢!”陷入自卑之中。

大小武看到杨过抱着龙哭闹,心生不屑和鄙夷,连带的,对龙也没什么好感,仍忙着讨好郭芙。

武修文道:“芙妹,你看杨过那小子,大庭广众,又哭又闹成什么体统,真是丢脸。”说完,却久久等不到郭芙回应。按道理讲,郭芙该跟着自己一起说杨过的不是才对,怎么不出声呢?武修文正疑惑着,突感胳膊被撞了撞,一回头看到了自己不苟言笑哥哥武敦儒。

武敦儒指了指杨过怀中的龙,又指了指看着龙眼睛发直的郭芙,提醒弟弟原因为何。

武修文见郭芙果然对着龙发花痴,心中登时生出不满:“好你个女子,我们哥俩儿天天巴结你,给你摘星星、摘月亮的,你碰见个好看的男子就挪不开眼睛,把我们置于何地?”不禁心生怒气,扭头看向一旁。

武敦儒拍了拍武修文的肩膀,附耳轻声道:“算了,咱们哥俩儿就算是重新投胎也投不成人家那样子,不用介意。我看人家也看不上芙妹。”

武修文撇撇嘴道:“那个叫什么龙的跟杨过关系匪浅,杨过又受师父喜欢,没准儿哪一天就搭上线,到时候芙妹许配给了旁人,你可别不乐意。”

武敦儒想了想,叹口气道:“三心二意的女子,不要也罢。”

武修文清楚哥哥喜欢郭芙,一直想跟自己争的,乍听他说这样决绝的话,大感意外,凑近武敦儒的旁边,轻声问:“哥,你说真的?”

武敦儒道:“给你,你要?”

武修文脱口就要说:“给我,我要。”可话到嘴边,口就软了,咬咬牙什么也没说,心道:“不够操心的,我才不要。”

武敦儒道:“修文,我决定了,从今以后不喜欢芙妹了,只把她当成师妹看待。”说罢,又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走出厅去。

武修文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回头看看脸颊生晕的郭芙,眼睛一转,追着哥哥走了,心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还是哥哥重要些。”

厅中众人看法不一,感观不同,但说到底,最尴尬的还是站在大厅中间的霍都和朱子柳。

自从定下了武斗章程,朱子柳和霍都反复出场,然而,坏事就坏在这两人,一个是正经八正的儒雅书生,一个是讲究身份的尊贵王子,绝不像一般武人呼呼喝喝一两声直接开打,非要凑足了礼数,你拱手,我作揖,然后再摆开架势,是以,来来回回耽搁了小半个时辰,两人的兵器都捂热乎了,还是一招没送出去。

霍都警惕,眼睛盯着脚步微动的朱子柳,喝道:“你干什么?”

朱子柳用的兵器很罕见,是一根竹管儿毛笔,看上去脆弱不堪,一折即断。但是霍都谨慎,心知“深藏不漏”的道理,不敢轻视,所以只要朱子柳有些许的动作,他便加着万分的小心,戒备对方如他一样暗中算计,使出阴毒招式。

朱子柳瞥了一眼霍都,心中鄙夷:“小人就是小人,自己心怀不轨,便将旁人都想得与自己一样暗藏诡计。”手腕转动,故意将手中的竹管儿笔划成圆环虚影。

霍都见状,以为朱子柳要出招,“刷”一声合起折扇,横在身前。

朱子柳微微一笑,将毛笔夹在拇指和食指之间,笔尖儿向上,摆在霍都眼前,对他道:“哎呀,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毛笔都干了,霍都王子,你等等,我去沾点儿水,润润笔,要不然写起字儿来不顺溜。”说罢,单手挥袖,压在腰间,悠然自得地走到桌旁,摆好茶碗,拿起桌上的茶壶,高高抬起,茶水从壶嘴儿流出,水流如线,在烛光的映照下闪闪亮亮,“哗啦啦”盈满了茶杯。

朱子柳端起茶杯凑近鼻尖儿,一晃而过,点点头,似道:“好茶!”,接着仰头一饮而尽,眉头舒展,神色舒爽,发出轻轻一声“啊”,笑着对霍都道:“霍都王子,这茶不错,你也去喝一杯,歇一歇,我看咱们轻易动不了手呢。”说着,望向相拥的一蓝、一白两道身影,赞叹:“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样的人物也不算白活啦。”转头再次看向霍都,问道:“霍都王子,你们蒙古可有这样的仙姿妙人?”

霍都向龙看了一眼,隔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心想:“中原大地果然人杰地灵,我蒙古最漂亮的姑娘都比不上这位公子半分,不过,我若出言赞许岂不是自认蒙古人不如汉人。”干脆皱眉不答,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朱子柳暗自摇头,心道:“连句实话都不肯说,就这点儿度量还好意思出来争武林盟主,心胸狭隘,怎可成大事?”不再理会霍都这个不懂美为何物的蛮夷,又倒了碗儿茶。然后,朱子柳拿起毛笔在霍都面前晃了晃,又指了指茶水,提醒道:“霍都王子,你看到了,这茶我喝过,里头什么东西都没加,我拿它沾沾笔可以吧?”

霍都听出朱子柳话中嘲讽,冷“哼”一声,“刷”一下打开扇子,在胸前扇了扇,扇面上是一朵盛放、娇艳的牡丹花。过了一会儿,他见朱子柳持笔在空中描画,勾勾点点,疑惑:“搞什么名堂?”顺着朱子柳视线看去,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原来是在画画。”转而嫌弃,心道:“读书人就是不可理喻。”

在旁人眼中,杨过和龙当众搂抱叫做“不成体统”,杨过哭闹不止叫做“不懂规矩”,令人甚感聒噪、厌烦。

然而,朱子柳腹有诗书,文化底

蕴深厚,修武不弃文,看人看物与平常人的境界不同。他对美有一种独到的衡量标准和一份纯粹的执着追求。

杨过和龙,一个炽烈似火,一个清冷如冰,二者碰在了一起,就产生了一种既矛盾又和谐的美感,正如那“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美景,江花红、江水绿,一浓一淡,暖色调和冷色调相互烘染、映衬,于是红者更红,绿者更绿,浓者更浓,淡者更淡,色彩变得明丽了起来,无与伦比。

在朱子柳的眼里,龙和杨过此时的情状可称“美不胜收。”让他情怀大盛,忍不住执笔虚空描画,满足内心中对美的眷恋,以至于杨过的哭声、喊声在朱子柳的耳中都变成了叮铃乐音,韵律非常。

霍都是个粗野武人,学习汉家诗书经典乃是为了在中原行走方便,文学根底薄弱,与朱子柳相比便是云泥之别。与普通人一样,霍都根本无法理解朱子柳见美兴起,热忱痴迷到将比武之事撂在一旁不管不顾的行为。

霍都被晾在了一边心生不满,耳边是杨过连绵不绝的哭喊,更觉烦躁。他看向金轮国师,想要看看师父是什么意思。

金轮国师手指头动了动,意思是赶紧动手。

霍都点头,冲着龙和杨过的方向,扬声道:“咱们这儿还得比武,你们到一边儿卿卿我我去,别碍眼。”话音才落,霍都顿觉一道凌厉目光打在自己的身上,偏头一看竟是朱子柳,只见朱子柳手持毛笔悬在半空,一动不动,黑色的墨汁从笔尖儿滴答落下,在地上浸出一个黑点儿。

朱子柳眯起眼睛,怒道:“无礼的蛮子,我这就教训教训你。”向郭靖、黄蓉等人拱手道:“郭大侠、黄帮主,时候不早,咱们开打吧。”大踏步而行,一步一响儿走向霍都,显是生气了。

霍都疑惑不解,心道:“这书生怎么变脸了,我可没说冒犯他的话呀。”思来想去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专心迎敌。

朱子柳此时痛快、干脆,一反之前儒雅、悠然样子,一拱手,道了一声:“得罪”,率先出手,蕴着墨汁的毛笔笔直点上霍都脸面,身如电闪,来势汹汹。

霍都折扇大展,横扫避过,身体一转,闪到朱子柳身子左侧,心道:“果然咬人的狗不叫,人不可貌相。”手腕翻转,持扇向朱子柳扇去。

终于,两人开打了。

杨过心里、眼里都是龙,根本无暇搭理别人,听到霍都无礼之语也不恼,抹抹眼泪,笑道:“龙哥哥,咱们去个清静的地方。”自然地牵起了龙的手,带着龙躲过众人,走到一根厅柱旁,搬了两把椅子并排放置,将龙按在左边,自己坐在右边,长臂伸展压在龙的肩头,笑眯眯道:“这样你就走不了了。”

龙道:“过儿,这样不好。”抬手将杨过的手臂拿下。

杨过顿时萎靡,颤声道:“你还怪我是不是?”

龙淡淡道:“我不怪你,只是,过儿,你我这样不好。”

杨过急道:“哪里不好,为何不好?我一直都是与你这般的,你就是还怨我,还生我的气,不喜欢我亲近你。”转而央求道:“龙哥哥,我知

道错了,我绝不那那般对你了,你别讨厌我。”

第一时间更新《浪子人生》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总裁的倒霉妻

第三颗雪梨

穿越之农家好妇

佐安

我家的宗门就这样

羽翘

天下阴阳剑

喵染颜

医妃倾城

昨日花影

雨唤清荷醒

未用试剂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