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铁路桥梁工:高空“荡秋千”护佑平安路

中国新闻网钦州7月31日电(谭育俊 杨陈)近日来,广西省桂东南部夏日炎炎,暑热四射,玉林市、玉林市连射高温红色预警。在益湛高铁线路807千米处的一座铁路线桥梁底屋檐下,有一群戴着黄色安全头盔、身穿黄色作业服、系着保险带、捂住防毒口罩的“小黄人”,正蹲在悬在桥梁空中的窄小“竹篮”里,顶着炎日煎烤,为桥梁钢材固定支架、护栏、支撑架开展查验检修保养作业。她们就是中国高铁南宁市局企业集团玉林工务段岑溪桥运输飞机的桥梁工。

图为桥梁工扯开人行横道板对固定支架开展防锈处理和病虫害修整作业。谭育俊 摄

“吊篮”是桥梁检修工作中的必需专用工具。作业工作人员先从桥梁顶端进到,蹲在一个长97公分、宽50公分、高120公分的狭矮“吊篮”里,均值每过十分钟“吊篮”就需要挪动一次,在桥梁下吊住作业。路面离路面50米左右高,普通人往下看一眼内心都“发毛”,可她们却像“秋千”一般,熟练地开展着每一个步骤的修整作业。

炎日下,桥梁工陈东明把的身上的安全带卡扣到护栏之后,又干脆利落地把徒步板刮起抬上人行横道边,但见他抓牢着吊篮臂,两脚迟缓地向下挪,伴随着作用力的提升,吊篮刚开始摇晃。他弓着腰,单膝跪在吊篮上,右手攥着生绣的支撑架,左手应用联接发电机组的不锈钢丝打磨抛光球开展打磨抛光,接着传出吱吱作响的声响,气体里快速散发出如浓烟一样的锈迹屑味。不一会儿,陈东明粘满尘土的前额上便飘满了豆大的汗水。

图为桥梁工用手动式电动打磨机开展桥梁护栏防锈处理治理作业。谭育俊 摄

时近下午,强烈的自然光直射在桥梁工们繁忙的影子上。“再加倍努力儿,把吊篮往上面抬……”桥运输飞机组长刘勇一边督促,一边紧绷着安全性绳子。这时,室外温度已达到38℃。在太阳光炙烧下,桥梁钢柱、红砖墙体、吊篮杆摸着发烫。

新闻记者从离路面50米左右高的大桥上,通过徒步板间隙里看到作业工作人员悬架在空中。但见她们的汗液沿着面颊往下滴,但却顾不得擦一把汗,自始至终潜心地修整着桥梁护栏。

图为桥梁工用手动式电动打磨机开展桥梁支撑架防锈处理治理作业。谭育俊 摄

为桥梁固定支架、护栏换掉“新妆”前,桥梁工们要先给固定支架开洞、结构加固、防锈处理、刷油漆,一道道工艺流程不能容忍一点儿粗心大意。非常是刷油漆作业,消除生锈层后要刷二遍黄色和一遍深灰色的防腐漆,第一遍晾干了才可以刷掉一遍。她们顺着桥檐往返“秋千”作业,用汗液和匠心独运维护保养着铁路线桥梁的安全性平稳。

“蹲在空中的吊篮里作业会怕?”应对新闻记者提出问题,已被晒干“黑面包公”的陈东说破,“第一次挺担心,如今习惯。”

要变成一名桥梁工,最先要开展恐高摆脱训炼,以后也要接纳高处作业标准的严苛学习培训。

新闻记者注意到,很多桥梁工洗得泛白的黄色工作服装上满是红、绿、深灰色的印痕,还沾有许多 铁销、浮尘、沥清、汗垢和漆料。

陈东明表述道,“就算是换掉新工作服装,要是一上桥便会留有这种印痕,难以洗得掉。充分考虑作业服沾有铁销很有可能会损坏全自动洗衣机,每一次下班了这种衣服裤子只有用手搓”。

“你一直在桥上看风景,我还在桥底下秋千”,南来北往的一列列暑运客运车载着游客一路疾驰,游客在幽然欣赏桥上景色和沿岸漂亮风景的身后,是炎热之中铁路职工的细心佑护。(完)